栏目导航

手机报码网一现场报码四千余志愿者保障十万群

发表时间:2019-10-23

  来自北京理工大学的长安街北侧安检区志愿者,在十月一日结束了自己的工作后合影留念 供图/北京团市委

  10月1日当天,广场周边有4600余名志愿者,专门服务于庆祝大会外围区域。虽然名字叫外围保障志愿者,但工作却无限接近庆祝大会的“核心”,是保障10万群游队伍顺利集结和疏散的最关键的一个环节。

  他们被分为长安街南北侧集结候场志愿者、群游队伍疏散志愿者、彩车集结疏散志愿者、长安街南北侧安检区志愿者、安保志愿者、餐饮保障志愿者、群游彩车指挥志愿者、远端地铁集结服务志愿者、彩车人员服务志愿者等服务岗位,其中包含208个岗位和246个不同的服务点位。这些志愿者,大部分来自23所高校,其中近千人是来自西城15个街道的工作人员。

  外围保障分指挥部在所有志愿者分指挥部中涉及人员数量最多、岗位分布最广、服务点位最细。据志愿者指挥部外围保障志愿者分指负责人李婧介绍,外围保障志愿者的服务范围从“远端”的八宝山地铁站、郝家府地铁站、圆明园地铁站到“近端”的长安街沿线、长安街南北街巷,涵盖了群游队伍从来到去的整个流线过程;服务内容从群游队伍的集结与疏散到安检辅助、餐饮保障、彩车沿线的指引,涉及了庆祝大会的方方面面;服务时间从第一支群游队伍“远端”集结、第一辆彩车开出彩车村开始,到最后一支队伍疏散结束、最后一辆彩车回到彩车村,延续了整个庆祝大会活动的全过程。

  10月1日凌晨3点半,清华大学2018级工程物理系的志愿者孙鑫礼就已经赶到清华大学西门集结待命,他的任务是将方阵中的清华大学师生们送到参加群游活动,他负责的是协助安保人员维持安检秩序和疏导人流。

  和每次演练不同的是,今天是“正日子”,志愿者们在集合时,齐唱《我和我的祖国》。耳畔还不断萦绕着这首歌的旋律,孙鑫礼已经走到了清华大学西门,此时刚刚凌晨三点半。

  曾做过校园讲解、九字班迎新志愿等志愿活动的孙鑫礼,“志愿生涯”刚刚起步,面对庆祝大会远端地铁集结服务志愿者的岗位,既紧张又兴奋。他提前半小时就赶到4号线圆明园地铁站东北口,站到已经设置好了的11个临时安检口前。

  “前三次演练,游行群众都是来得快、去得快,我们真正‘工作’的时间就是那两个小时。”他告诉记者,为了担心上厕所耽误工作时间,从集合到工作结束前都不敢喝水。

  凌晨4点钟开始,是游行群众入站高峰期,和往常上班高峰期时的景象非常相似,游行队伍“人贴人”准备入站。从外入口到安检口有上千人等待安检进入。

  “请大家分成11列纵队站好,有序进入安检口。”这句话在工作的两个小时内他重复了近百次。除了嘴上不停地重复提示,他还观察排队的情况,当人流过于密集时,将人数过多的队列的同学引导到人数较少的队列。当安检口队列太长时,负责将群众引到备用区暂时等待。

  6点钟整,所有的游行群众都全部过完安检,孙鑫礼也松了一口气,同其他志愿者一起总结工作后返校。至此,游行群众的第一步远端集结工作也全部完成。

  与“志愿生涯”刚刚起步的孙鑫礼不同,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2019级博士龚衡恒,曾做过地铁志愿者,对人流疏散工作有一定经验。此次庆祝大会,他的岗位是长安街北侧安检区志愿者,工作点位在东安门大街上,主要负责游行群众疏导和安检秩序。

  十一当日凌晨3点半,大巴车准时到达金宝街落客区。龚衡恒同小队其他8名志愿者一同向西徒步到岗位。在东安门大街500米范围内,他们每间隔5米一个岗位,每个岗位两名志愿者,并在4点钟准时上岗。

  到岗后的第一件事,龚衡恒先左右查看喊话器是否使用正常。“喇叭是我们工作中非常重要的工具。”他熟练地将喊话器打开,里面播放着录音,提醒下了大巴车的游行群众到对应安检口进行安检。虽然有喊话器,但这些工具也是辅助。有些听不到喇叭声音的游行群众逗留,他也会走到跟前进行劝导疏散。

  凌晨5点半开始,游行群众越来越多,他的工作强度也越来越大。他还把自己随身携带的3瓶水和餐包,都给了游行的群众。

  10月1日庆祝活动当天,包含着21辆礼宾车的致敬方阵备受瞩目。而服务于礼宾车的志愿者岗位也属于外围保障,其中的群游彩车指挥志愿服务岗位又细分出礼宾车调度指挥岗位,在这个岗位工作的是24名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

  他们每次演练都要在工体集结,之后集体到北京国际饭店以及宣武门内大街和长安街交界处两个点位协助进行礼宾车调度工作。

  志愿者在点位工作结束后,要随礼宾车回到昌平,最后从昌平再回到位于房山良乡的学校。从工体,到长安街,到昌平,最后再回到北京中医药大学良乡校区,志愿者们要“在岗”奔波近130公里的距离。

  “我是这组志愿者的对接人,心里总是牵挂着这些学生,一定要负责到底。”作为群游彩车指挥志愿服务志愿者的对接人、中医药大学团委老师张力,在每次彩排结束后,都会安排学校的车到集合点去接同学们返校。

  志愿者们在凌晨到了昌平,并且因为彩排纪律要求都没有携带任何通信工具,基本上都是“失联”的状态。张力老师每次都会等学生到校报平安了,才能踏实休息。这一等就要24小时,因为每次演练,这个岗位的志愿者都是当天早上8点集结,第二天早上5点钟才能撤离,回到良乡学校最快也得早上8点钟。供图/北京团市委

  来自北京理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手机报码网一现场报码!首都大学生英才学校的450余名餐饮保障志愿者,是外围保障分指中服务对象范围最广的。他们负责游行队伍、工作人员、志愿者的吃饭和饮水,需要在短时间内有序分发完13万份餐包,并且随时为游行群众提供饮用水。

  在每次彩排表演开始前,为了让每位游行群众“吃饱上阵”,这450余名志愿者也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毕竟短时间内发放13万份餐包,与队伍人数有很大的悬殊。有时忙起来,自己顾不上吃饭,只能返程时在车上吃剩下的餐包。

  据长安街北侧餐包发放工作小组组长李元鑫介绍,志愿者们按照长安街南北两侧的68个“集结地”进行设岗,其中北边36个点位、南边32个点位。

  “这个岗位的志愿者,说的话比发的饭要多,要时刻提醒方阵到候场集结点组织用餐,提示方阵将垃圾统一收入垃圾袋并做好摆放。” 李元鑫说。除了有序发放餐包和饮用水,志愿者们还要进行计数,同时协助看护餐包的“安全”,每次彩排,一盯就是10个小时。

  长安街南北集结候场志愿者共有2000多名,占了整个外围保障志愿者数量的近一半,也是整个服务工作中的“重头戏”。这2000多名志愿者“藏身”在长安街沿线多万游行群众的集结工作。

  落“客”、接“客”、引“客”、待“客”、送“客”……每项工作都精确到人,志愿者们以长安街为“界”,分为南北两个区域进行志愿工作,其中北侧1200余人、南侧800余人。在、长安街、东单附近的胡同内是游行队伍的“聚集区”,每隔几十米就会有志愿者站岗,共有48个点位。

  他们手中拿着大喇叭,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对游行队伍进行集结,在清点人数后“打卡”。9月21日,庆祝大会第三次彩排,每位在岗志愿者从晚上7点,一直服务到22日凌晨3点。这夜间工作的8小时,很多志愿者都喊哑了嗓子,连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除了协助完成游行队伍集结,还有秩序维护、路线引导工作。要告知游行群众厕所的位置、饮水的位置,还负责垃圾收集工作。

  除了这些常规工作,志愿者们还要随时“承接”各种突发情况。在第三次彩排中,游行队伍中有一名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腹部剧痛、跪倒在地,后来才知道这名同学突发阑尾炎,沿途站岗的集结志愿者迅速帮助联系这个方阵的对接人,方阵派车将这名同学送到医院就诊。供图/北京团市委

  精美绝伦、形态各异的彩车也是此次游行的亮点之一,有的彩车高达10多米,长度也达到二三十米,如此庞大的体积,疏散、集结工作有很大的难度,并且有些彩车内部视野非常窄,司机只能通过屏幕观看前方路况。志愿者“分毫不差”的指挥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外围保障志愿者中,有近140名北京体育大学彩车集结疏散志愿者专门负责彩车的集结与疏散。由于彩车体积比较庞大、车速缓慢,很多胡同“进不去”,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行进队伍,志愿者们用尺子测量了彩车的宽度和长度,安排出了彩车疏散的“最佳方案”。

  石碑胡同是整个方阵游行时的第一个引导疏散点,4名志愿者拿着指挥棒在这个路口,一边喊话一边指挥彩车行进方向。长椿街路口是整个游行方阵疏散的“重头戏”,由于在此地需要“人车分离”,让彩车停泊在事先安排好的车场,同时让游行群众疏散到地铁返回。这个路口安排了30名志愿者,15名负责“人”,15名负责“车”。

  彩车集结疏散小组工作人员康佳旺说,志愿者作为彩车的“眼睛”,工作要求非常高,不仅要保障疏散过程的安全有序,还要保障彩车准确地停在规定位置,每辆车停靠的间距不超过5厘米。 记者 蒲长廷中大型SUV2019款丰田霸道2700国


香港挂牌| 挂牌| 红姐彩色统一图库| 一品轩| 红姐彩色统一图库2233| www.3438.com| www.349696.com| 白小姐中特网站| 管家婆中特网四肖选一| 纵横天下聊天报码室| 六合急数现场| 360直播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